word小说>练习和你说再见>目录>

第七百八十二章 诱之以利

第七百八十二章 诱之以利

小说:练习和你说再见作者:小懒迪字数:6564更新时间:2020-05-23 04:18:36

  读书还要给好处的道理,四皇子和张琛当然明白。然而,两个人都是突然被张寿带出来,一个压根没来得及带钱,一个是出宫时就身无分文,而且张琛连随从都是张寿给配的,四皇子带的又是小花生和萧成这两个一分钱也要掰成两半花的抠门小子,他们哪里给得出好处?
  就连杨好哄人读书时送出去的糖块,都是杨好自己掏钱买的……就冲这个,张琛那是感觉太尴尬了,他这还是平生第一次品尝到了一文钱难死英雄汉的滋味。
  亏他当初还打算靠撒钱开道的,结果那被张寿三两句话一激,没反应过来,就这么两手空空地出来,然后被张寿扔在了这个穷乡僻壤……
  什么这村子是在通州附近,这里一大堆人根本就没去过通州,村长倒是去过,但却非常为难地告诉他,这大冷天路上不好走,村里总共也没几头牲口,所以不敢借给他去通州,而且张寿走之前有吩咐,不能放他们乱跑,否则出了事他付不起这个责任!
  想到村长之前还隐晦地暗示,张寿说不定在这还有眼线,因此,张寿这会儿说他们不会给好处,张琛不禁悻悻抱怨:“小先生你借我两百贯,我当然能把好处给得足足的,可我现在不是没钱吗!没钱寸步难行,你都知道这些家伙是无利不起早了,还让我们在这白费力气!”
  而四皇子在张寿面前却惯会扮乖巧,他就不像张琛这么直接了,站起身讨好似的绕到张寿背后替人按n着肩膀,随即小声说道:“老师,我也想给他们好处来着,可问来问去,这里的人又不会纺纱织布,又不会种桑养蚕,而且种地的本事也不过平平。”
  “虽说那些海外的种子很高产,但这不是还没到春播的时候吗?”四皇子竭力展示出自己也是思考过的,而不是张琛那种只知道砸钱的土豪做派,见张寿呵呵一笑没说话,他就继续巧舌如簧地说,“老师既然来都来了,那就点拨点拨我们呗?”
  这一次,他绝口不提赌约两个字。要知道,再这么继续下去,他和张琛那赌约完全就会变成笑话——而要是某个不愿意和他们一道,而被张寿带去另一个村子的家伙罗三河反倒是赢了,那他绝对会恨不得一头撞死!
  张琛虽说没法像四皇子这么狗t,可四皇子先开了口,他想想请教张寿也不是什么丑事,当下就忍不住小声说道:“我之前也问过那些小子,就不想进城去看看吗?城里有大宅子,有绫罗绸缎,美酒佳肴,还有很多简直如同画里头的美人。结果……”
  他顿了一顿,脸色又黑了几分:“结果那些小子固然听得乱嚷嚷一气,结果真说要进城时就都在那拼命摇头。有人说城里住一夜就要花光家里一年打的谷子,也有人说城里一顿饭够家里吃一个月,还有人说城里的女人会骗人,把有钱公子骗成穷光蛋,都不知道是谁说的!”
  张寿听张琛说得咬牙切齿,他在微微一愣之后,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把城市说成妖魔鬼怪横行的魔窟,这种说法怎么和大人吓唬孩子说后山上有大灰狼如此类似呢?看到四皇子也在那拼命点头,想来是没法忽悠小伙伴,所以心里怨气大发了,他就笑眯眯地问道:“你们想哄他们去通州?”
  见两人顿时不做声了,萧成则是欲言又止,他就似笑非笑地继续说道:“料想张琛不会因为没钱没帮手,而打算去通州城里找你们秦国公府的人来帮忙,那么,这次进城是为了让这些乡间孩子看看世界之大,于是有走出去的心思,这才能好好读书?”
  “想法不错,算是动过脑子的。”
  没想到张寿竟然会肯定自己的做法,张琛顿时喜上眉梢,可下一刻,张寿却突然词锋一转问道:“进城的开销呢?你有没有和他们说,一切都包在你身上?”
  “张琛当然说了a!”
  这一次,四皇子也忍不住帮张琛说话。他也顾不得两个人是打赌的对头,急急忙忙地说道:“他那时候对那些小子说了,跟他去通州吃香的喝辣的,再挑几件新衣裳,这承诺是明明白白给出去的!”
  “很好……问题是,人家信吗?”
  张寿再次不紧不慢地问了一句,然后就看见大小熊孩子对视一眼,同时不吭声了,他就知道这两个甚至拿不出钱哄小孩子的大小穷光蛋,压根就没能取信于人。当然,那位很明显太过聪明的村长,应该也是推波助澜者。
  “你看看,你们都来了好几天,不但没能有一丁点进展,也许还被人当成被家里赶出来的浪荡子,这是不是很憋屈?要不是今天我和江都王来探望一下你们,即便再继续待下去,你们自己说,会有什么结果?”
  “与其说什么带人进城,让他们吃香的喝辣的好好领略一下通州风光,还不如说只要好好念书,念得好,将来你们就能给他找一份每年二十贯钱的工作!要知道,二十贯钱够这种庄户人家几口人过一年了。至于他们长辈要是不信你们……”
  “张琛,你不会写一张字条,让人长辈去通州城找你家产业中的管事,然后给那家伙一份十天半个月的短工,让人过年前小小赚一笔?郑锳,你也是一样,写张字条,介绍人去通州城里你莹莹姐姐的铺子做几天活少钱多的活计,这不就行了吗?”
  “我是禁止你们直接找外援到这村子里来,扰乱你们的赌局,可我没有禁止你们充分发挥想象力。记住,坑蒙拐骗的那是骗子,而天花乱坠擅长忽悠的,却很可能是当朝宰相甚至天子本人。骗子是人人喊打,但后者哄人,上钩的愿者还少吗?”
  “老师,你这话要是被父皇听到,他肯定要骂你胡说八道!”
  四皇子嘴里这么说,但却笑得心花怒放。张寿这么亲自一来,解释清楚了尺度,那他就好操作多了。虽说他不像张琛,整个秦国公府的钱财人力都可以任由调派挥霍,但是,这次张寿也不会任由这家伙那样胡来,而且还会借了朱莹的铺子给他撑场面,那就拉平了!
  张寿对四皇子这话只是置之一笑,见张琛正在那眼珠子乱转,他就笑眯眯地说:“但是,别想着借了那边的产业给你们这里送钱送东西,秦国公那边我打过招呼,而莹莹的产业那边也一样。顺便,我给你们一个提示,当初我在村子里教书的时候,还用过一招。”
  见这一次,连相对老实的萧成也眨巴着眼睛看向张寿,就更别提张琛和四皇子了。然而,下一刻,三个人就因为张寿说出来的答案而惊呆了。
  “背诗的时候,能背出来的人就给糖吃,但背九九歌,那就是谁背得最快,当年交佃租的时候,少交一半的佃租,我怕有的人不懂,还特意告诉他们,少交一半佃租什么意思。”
  “那意味着他们家里可以多吃好些天的白米白面,意味着不会因为人口多就吃糠咽菜,意味着过年能多做一件新衣……”
  “我当初为什么会挑出小齐和邓小呆两个?小齐且不用说,他爹至少是个秀才,而邓小呆家里却好几个孩子,他舅舅虽说在顺天府衙当个小吏,却根本照顾不了那么多外甥。邓小呆当初刚学的时候,连字都不认识几个,可因为我说的少交一半佃租,他就上了心。”
  “他确实是天赋异禀,在我刚刚读完一遍九九歌之后,立刻就跳起来背诵了一遍,竟然一字不差,为此还被其他眼红的孩子骂是作弊。然而,他确实不怎么认字,整个村里除了我这个闲人,也没人会教他这个。后来我说到做到,求了母亲免了他们半年佃租。”
  说到这里,张寿不由哑然失笑。想当初他还真当附近这一大片土地是他们家的,他是个隐形的大地主,结果过了三年碰到朱莹,这才知道赵国公朱泾只是用这大片土地的佃租,养着他这个童养婿。当然,现在童养婿是转正了,而那片土地,朱莹也带着陪嫁了过来。
  到头来那片地真的就成了他张家的!
  而张琛和四皇子却没想到张寿这会儿已经思路飞出了十万八千里。他们听到张寿这非同一般的奖励……又或者说激励,一下子都脑洞大开,思量起了自己该如何从张寿的做法入手,然后把这种激励手段发扬光大。
  两人早已经不是不懂人间烟火的金枝玉叶,贵介子弟了,当然知道所谓一半的佃租,对普通人家来说是什么概念。可如果这是他们自己家里的庄子,他们当然能这么g,问题是,这白家村不是他们家里的庄子a,他们怎么去争取免佃租?
  见张琛和四皇子正在眉来眼去的,分明是在拼命开动脑筋想办法,张寿就笑着又提示了一句:“叶小姐不单单是来做评判的。她和这白家村的地主算是亲戚,要免佃租的话,日后这笔钱当然你们自己出,所以说动了她的话,其实你们要做事很方便。”
  “总之,要给好处,你们要记住,不能空口说白话,要让人看到实实在在的好处。”
  “别提什么无利不起早,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庶民百姓,生计第一,你们一分钱都掏不出来,空口说白话,谁信你们!”
  “小先生你放心,我这次是真明白了!”张琛拍了拍x脯,随即瞅了一眼正在那小眼睛乱转的四皇子,突然开口说道,“不过,我和郑锳这赌约,还要延续下去吗?不是我说,他年纪太小,天生就不容易取信于人。不如我受点委屈,带上他一起算了。”
  “谁要你带!”四皇子本能地d了一句,可话出口之后,他见张寿似笑非笑地看他,想到自己原本和小花生萧成走访市井做调查,做计划,也算是颇有准备,可乍然被丢在这小乡村里,还是傻眼到寸步难行,他就最终小声说道,“我还有小花生和萧成呢!”
  萧成却没想那么多,直截了当地点点头道:“张公子这建议不错。我们总共就那么五个人,而且他们现在还都不太相信我们,要是你还和张公子打赌,那劲道分散,说不定一个月后什么结果都不会有……不过,张大哥,你觉得这白家村真的能选出人才吗?”
  “谁知道呢?”张寿随口说出了一句让人觉得云里雾里的话,可看到张琛和四皇子彼此互瞪,虽说那眼神简直如同刀枪交击一般,撞出了非同一般的火花,但最终却都没有否定暂停赌约,携手共赢,他不禁呵呵一笑。
  门外,很想靠近张寿多讨好几句的村长,在张寿几个随从的注视下望而却步,心里却实在是很好奇张寿到底在对人说什么。他本来以为这几天能轻而易举套出里头那两位公子哥的底细,结果那三个伴当一个大大咧咧却嘴很紧,另两个一个机灵,一个会武艺,也不好对付。
  最让他无从下手的,是那一大一小两个公子哥,两个人竟然真的一门心思想要在这白家村挑出几个可造之才……可别说他不太相信这就是两人的真实目的,那些庄户人家也都不相信,再加上叶氏在通州更有名,于是软磨硬泡想把自家孩子送去叶家当差的人更多。
  至于读书……那多费事,读成了难道还能考状元吗?
  于是,当张寿从屋子里出来时,一直都不畏寒风在那一边张望一边等的村长立刻一溜小跑地迎了上前。可他还没开口说什么,张寿就呵呵笑道:“看来里头那两个守口如瓶,你现在还不知道他们的来历是吧?”
  见村长满脸讪讪然,他就直截了当地说:“那个年纪和我差不多的,是秦国公长公子。”
  面对张寿揭开的这么一个谜底,村长那惊愕的表情一闪即逝,随即就满脸堆笑地连说怪不得,可心里却在想,大的既然是秦国公长子,那另外一个小孩儿姓郑,那难道是皇亲国戚?地处偏远,他听到那些关于张寿的传言已经很离谱了,所以压根没想到四皇子身上。
  而张寿直接把张琛的身份给揭了,顿了一顿,又含笑对那村长说:“接下来,他们几个如果有什么事要做,你全力帮忙。且不说他们这次是真心做事,就算只是下来玩玩,从指甲缝里漏出来的东西,也足够改变这个村子的将来。”
  “你不是对杨老倌说,很羡慕我那村子吗?现在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别被那无谓的揣测和猜疑给冲昏了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练习和你说再见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